新鲜奇闻
更多栏目

日本前防卫大臣窜访台湾 谈“撤侨”只是幌子

刘和平:日本前防卫大臣窜访台湾谈“撤侨”只是幌子 直新闻 : 由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组成的所谓“思考日本安全保障议员之会”台湾窜访团上周刚结束了在台湾的行程。对此,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刘和平: 我注意到

刘和平:日本前防卫大臣窜访台湾谈“撤侨”只是幌子


日本前防卫大臣窜访台湾 谈“撤侨”只是幌子

新闻由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组成的所谓“思考日本安全保障议员之会”台湾窜访团上周刚结束了在台湾的行程。对此,你怎么看?

特约评论员刘和平:我注意到,由于他们“访台”期间,正值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扬言要“访台”的时候,所以,无论是岛内还是外界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了佩洛西是否“访台”身上,基本上没有人关注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的行为。而事实上,两者之间是有内在逻辑联系,甚至可以说是有因果关系的。因为无论是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访台”,还是佩洛西扬言要“访台”,实际上都是蔡英文当局处心积虑谋篇布局以及跟美日欧等国家地区里应外合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的结果。

大家知道,早在好几年前,当蔡英文当局在跟大陆的外事博弈战当中败下阵来、几个所谓的“邦交国”已经所剩无几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以鸭子划水的方式,悄悄调整了自己的战略与战术

具体来讲就是,第一,避免跟大陆在台湾所谓的“邦交国”上硬碰硬,而是在大陆的邦交国身上做文章,离间与撬动大陆与邦交国之间的关系,而且主攻方向放在美欧日等跟台湾地区有着同样意识形态与价值观念的国家身上;第二,在离间与撬动大陆与邦交国之间关系的时候,蔡英文当局避免了敏感而艰难的正面战场,也就是没有直接去发展跟欧美日等国家和地区的政府间关系,而是采取了迂回战术或者说是把主攻方向放在了侧面战场,也就是企图从欧美日等国家的议会层面着手来发展关系。蔡英文当局这样做,不仅仅是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议会并不属于行政权的一部分,不会太过敏感,而且这些国家的议会议员们往往在意识形态上非常激进,做起事来不顾大局不管后果;第三,蔡英文当局在主攻这些国家议会的时候,采取的是由小到大循序渐进的方式,也就是先跟一些不起眼的中东欧小国比如立陶宛、捷克、波兰等国议会发展关系,然后再逐步跟美日欧等国家和地区的议会发展关系。所以我们看到,正是由于这些年来一些中东欧小国的议会议员突破了“一中”红线“访台”,才会有最近一段时间的欧洲议会副议长、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访台”,甚至最终出现了佩洛西扬言要“访台”。而由于佩洛西扬言要“访台”引起了中美之间的激烈博弈与较量,又反过来掩护了欧洲议会副议长、日本跨党派国会议员的“访台”行动,使得他们的错误行为没有受到应有的关注。